您所在的位置: 文明大庆

一个诗人的激情与深情

2021-06-29 09:18:12    来源:大庆晚报    编辑:石 晶

原标题:我市诗人红雪创作的诗歌《秋天的抒情》,荣获第九届长征文艺奖

    一个诗人的激情与深情

  近日,第九届长征文艺奖在北京揭晓,我市诗人红雪凭借诗歌《秋天的抒情》荣获该奖诗歌奖项,他也是该奖项此次黑龙江省唯一的获奖者。

  不谙文学的人,大抵不知道这个奖项的难度,2012年设立的长征文艺奖,依托《解放军报》长征副刊,迄今已举办了九届,长征文艺奖一经推出,便以其权威、多元、公正,在国内产生了重要影响,它展现了当下文学创作的实绩与探索,也产生了一批有着强烈反响的重要优秀作品,堪称军内文艺最高奖。

  刚刚出炉的长征文艺奖获奖作品,包括报告文学、散文、小说、诗歌、文艺评论、杂文、曲艺作品、美术八个门类,本届获奖者中,不乏何建明、贺捷生、文清丽、王剑冰、石钟山、石祥等一批在国内外取得重大影响的文学艺术名家。我市诗人能够荣获此奖,不仅是红雪的骄傲,也是大庆的荣光。

  晚报记者在该奖项揭晓后,对诗人进行了采访。

  访谈

  ●对写作者来说,作品能够登上《解放军报》已经很不容易了,记忆中您的作品多次被《解放军报》选用,这次《秋天的抒情》荣获长征文艺奖,您现在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红雪:能够获得这个奖项,对我来说是一种激励和鞭策,当今文学界的奖项,名目繁多,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冒出一个,但不可讳言,有很多奖存在或多或少的杂质,许多奖项作家们已经开始失望,长征文艺奖在业内评价很高,我本人也特别看重这个高手云集、每年一度的长征文艺奖,把它当成圣殿。《秋天的抒情》能够得到评委的认可,更加坚定了我对诗歌的态度,对写作的态度——静下心写,广泛地读,做到这两样,终究会发出光芒。

  要想写好诗歌,诗人要有对历史广度的理解和对现实深度的认知,用自己的知识体系,建构一种精神世界,同时要拥有博大的胸怀和敏锐的眼睛,这样才能用诗句为读者带来一丝光亮。

  ●不太懂诗,但懂得诗一定得充满感情去写,诗是纯净的,也是让人激昂安宁的,看您的很多诗,多与庄稼、土地、亲情有关。

  红雪:诗歌是诗人内心的宗教,要向上、向善、向美,要好好说话,要写读者看得懂的话,说中国话,这是一种方向,也是一种文化自信。尤其是新诗,尽管是舶来品,但我们的前面站着李白、杜甫、白居易……有《诗经》、唐诗宋词的汩汩清泉,滋润着我们。我的诗大部分写乡村,这与我的经历有关,因为我就是从东北一个小屯子走出来的人,乡村的一草一木,对我来说都充满灵性,草木庄稼欣欣向荣,是生命的姿势,我要把它们以诗的形式表达出来,在它们或旺盛的长势或苍凉的萧瑟中,我无时无刻不收获着感动,那是一种对生命向上的精神以及一种终结也要惊鸿的呐喊。

  感谢我出生的那个小屯,它让我有写不尽的源泉,我曾经写了一首诗叫《写不出诗我就想老家》,的确,写不出诗困顿的时候,我就想老家,回老家,那里有我的童年,在那儿的所有经历扩张了我成年后想象世界的维度,只要一踏上那片土地,看到那些乡人,我就有一种不写不快的美妙感觉。写字的快感,对写字的人来说,千金不换。

  ●“八位女子 如八朵祥云;五个男儿 如五个星座”,《秋天的抒情》里,这句诗把两段历史,通过寥寥数字淋漓展现,记得您的长诗《时光书》,也是通过这种形式,从大庆油田被发现写到郭尔罗斯千年史,再到大庆现今的发展,那首诗成为抒写大庆一个范本,以诗歌的形式概述了整个大庆发展史,让人读了惊喜、振奋,诗中读史,史成诗歌,也成为你诗歌的一部分特征。我个人比较喜欢这种形式的诗歌,厚重,大气,让人思考,诗歌不要让人看了绝望,要对生命、生活充满热爱,要让人看了血脉贲张,让人看到希望,就像《时光书》中所写:“一车一车的北国风光,引来天南地北的惊喜,镶进五颜六色的眼帘”,多么美丽又充满希望的画面?如果一首诗看了让人灰色、绝望,那么它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红雪:是的。我曾在不同场合表达我的一个观点,诗歌就是诗歌,是最高级语言的艺术,它不同于其他文体,是所有文体的母体,要给人思索与力量,简捷、通透、张力十足,否则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写土地,就得有拔了节的玉米冲天发出声响的阵势,写夏天的绿秋天的黄,就得绿得娇柔黄得耀眼,写麦田,就得在风中不断地起伏,像丝绸锦缎在大地上舞蹈。

  史成诗歌,这样的方式,读者能够随着诗疏理历史,那种感觉非常美妙,诗人写的,正是你所熟知的,顺着时光顺延,用最简洁的字,写一个国家的革命史、一座城市的发展史、一个事件,于诗人来说很有成就感。

  ●“一头跪拜祖宗,一头抱紧家国;祖国——母亲,你的秋天;风轻 云淡 大地一片安详”,《秋天的抒情》里,由家园引申到家国,由曾经的屈辱写到国家的强大,字里行间无不彰显着诗人的家国情怀,结尾,风轻云淡一片安详,整个诗也由激昂、血雨腥风,经过不愿做奴隶的人民挺直了的脊梁,一片安详。

  红雪:有人说我的诗歌张扬着大情怀,《碑不语》《瓦窑堡的灯光》《红旗里的江山》《仰望》《敬仰的高度》《总想喊一声杏花》等,也被一些评论者称之为“红诗”。这么说,我也不反对,作为一个诗人,我们的命运如果不与国家以及时代命运紧紧相连,而是游离在“真空”,老是在“小我”中打转转,是有愧于我们这个时代的。

  诗歌归根结底,是要读者读了心静如水,或是掀起波澜。心静如水是个太奢侈的境界,很多人追求这个,但未必能达到这个境界,如果一首诗真的让读者达到这个目的,也就是诗歌的魅力所在了。

  诗歌就是在不断的叩问、思考、敬畏、辩证中直逼现实问题、抒写人性之光。诗人要构建自己的诗观、诗风,进而集结成自己独有的写作姿态与写作风格。

  人物,事件,空间变化,写出独有的历史风物,犀利时一针见血,毫不留情;深情时从心底唤醒绵长的沉睡神经,散出斑斓。

  一座城市需要充满灵气的烟火,诗歌无疑是其中的一种,如果丧失了文学这抹烟火,就少了动人的色彩。用清丽的文字,捕捉文学的心音,心底安宁,接地气,把生活的各种滋味,以诗歌的形式表达出来,让我的内心充满了富足。

  诗歌无疑是一味药,写作无疑是个救赎过程,它让我们的心灵更纯净;诗歌可以让很多事情绝处逢生,读书能让自己开阔地看待一些事情,拥有写作的能力,能够让生活不疾不徐,这就是生活最好的状态吧,也是一个诗人激情、深情地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感谢一切美好,感谢诗歌。

  作品

  秋天的抒情

  □红雪

  秋天

  从历史肩头起飞的和平鸽

  萦绕 盘桓 在天空和大地之上

  如此辽阔的背景

  如此浩荡的秋风

  我们听到了

  亲切的蛙鸣从睡梦中醒来

  凄风苦雨

  都在镰声中倾倒

  铁锤铿锵

  迸发的火星给曾经支离破碎的河山

  勾勒出金色花边

  我们遭受洋枪洋炮洋油的蹂躏太多

  我们遭受鸦片列强奴役的毒害太深

  因此 我们用遭过酷刑的躯体

  堵住射向母亲的黑枪

  我们用穿过竹签的双手

  托起滚烫的曙光

  我们用灌过辣椒水的喉咙

  吼出麦浪般的心声

  八位女子 如八朵祥云

  跃进乌斯浑河的刹那

  定格了飞花波峰

  五个男儿 如五个星座

  纵身跳下狼牙山的一瞬

  升起一瞥惊鸿

  每次翻阅年轮的大书 每一页

  都那么沉重

  烽烟散去 斯人走远

  可那些老照片仿佛就发生在昨夜

  这不熄的火焰 不灭的信仰

  让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挺直了脊梁

  “那么多战友都死了,我还有什么资格

  拿出军功章显摆”

  于是 你半个多世纪守口如瓶

  以英雄本色

  守在平凡的岗位和奉献的年轮

  “你退后,让我来!”

  你把俊朗的身姿勇敢地交给了危险

  雷声夺去了你的双眼和双臂

  可你把年轻士兵的荣耀上升到

  敬仰的高度……

  能够用什么测量你广大的胸怀

  能够用什么来报答

  一个又一个中华儿女

  正用青春和热血

  在田间 在街道 在工厂……在人间

  在朱日和 在亚丁湾上……在天外天

  把镰刀和斧头 齿轮和麦穗

  镶进深红 轰鸣着中国尊严

  我们都是追梦人。时代的列车轰然前行

  母亲啊!我们已经把生活的纤绳 拽在手上

  祖国啊!山水静美 灯火灿烂

  袅袅炊烟中升起草木之心

  一头跪拜祖宗

  一头抱紧家国

  一想到您 祖国

  我们的心就安如处子

  脸颊就开满葵花

  祖国——母亲,你的秋天

  风轻 云淡 大地一片安详

  文/大庆晚报记者 青梅 摄/晚报记者 传平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诗人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桃花影院_桃花影视_免费在线追剧的电影网站